您现在的位置:2019注册送白菜网站无需申请农业 > 水利卷 > 水利史 正文

水利史

作者:2019注册送白菜网站无需申请农业注册送白菜无需申请  阅读:次  类别:水利卷

    过去人类社会从事水利活动发展过程的述评,包括历代水利事业的兴衰及其与社会发展和政治、经济的关系;历代水利工程修建使用,效益和弊病的史实;历代水利技术的成就,有关理论的总结以及水利这一门科学的发展规律。它可为现在和将来的水利工作提供历史借鉴。

    世界水利的发展 世界各地水利事业的起源、演变等发展过程和自然条件的关系,以及和政治、经济等社会条件互相制约、互相促进的关系,通过水利工程建设实践,理论的总结等展现出来,而且具有相应的规律。

    起源 从原始社会,渔猎游牧,逐水草而居,就要饮水和捕鱼拾贝,演变为后代对人畜的供水和生产用水;择丘陵而处和进入农业社会,为了保护居民点和田地就有防洪、除涝和沿海的防潮;为了农作物的生长,就有农田水利;有商品交换和政治、军事的需要,原始的水运就演变为长江大河和海上的运输;近代就有大规模的城市水利以及综合利用等问题。伴随这些部门而起的有取水机具和水力机具的发明,是近现代机电取水、排水和水力发电的先河。用水做战争攻守的工具也起源很早。

    人类文明发生最早的地区都在大河两岸,灌溉农业比较发达的地区,然后水利随文明而传播并在各地发展:中国的黄河流域是古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另外如埃及尼罗河的洪水淤灌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以前;伊拉克的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两河流域的灌溉也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印度河流域的灌溉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00年。除这四大文明发源地外,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古文明地区的灌溉也发生在公元前一、两千年。

    古代的传播和交流 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漫长时期中的经济活动,农业是最主要的,农田水利普遍得到发展;城镇和工商业的兴起,水运和城市水利也相应有所发展;防洪治河同时为农、工、商服务,历代都很重视。

    古代中国的水利技术东向朝鲜、日本,西向中亚,南向东南亚和南亚次大陆传播交流。埃及和两河流域的水利技术西向欧洲传播;东向中亚和南亚也有交流。当欧洲中世纪黑暗时期,水利事业在亚洲仍有发展,中国、印度在东,阿拉伯世界在西,都居领先地位。阿拉伯人再次西传至北非、西欧。但两河流域的水利到13世纪衰落后,一蹶不振(见古代中外水利技术交流)。

    近代的成就 近现代水利事业在欧洲和美洲发展最快。欧洲文艺复兴、产业革命以后,由封建社会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大规模工商业骤然兴起,为工商业服务的水利工程如水运、筑港、工业用水、水力机械以及水力发电等都迅猛发展,而且普及到全世界。水力理论方面,自17世纪以来,实验水力学和水动力学平行发展;到20世纪,出现了流体力学,融合实验与理论,使前二者逐渐结合。在理论和新材料、新手段等进展的同时,水利工程在数量、质量、规模、建设速度等方面都迅速扩大提高,远非前代可比。如:欧洲的排水工程,荷兰的围海造田;沟通地中海和红海的苏伊士运河,沟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巴拿马运河;埃及的大坝和灌溉工程,南亚的灌溉工程;美国的排水及灌溉以及田纳西流域的综合开发;苏联在中亚的灌溉系统等等。但就如何更合理、更有效的开发利用水土资源,如何开源节流,从理论和实践上都还存在很多问题。有不少地区水旱灾害仍威胁着人类的生命财产。

    中国水利的分期发展 中国的水利史,根据防洪治河的重点,黄河治理,水运交通中漕运运渠修建和农田水利开发三方面的情况可以分为六期。

    初步发展期 自禹治水至周灭亡(公元前2000年左右~前256年)是水利事业初步发展期。

    中国历史文献的第一页就有大禹治水的记载。当时开始进入奴隶社会,青铜器已经出现,生产力有所提高,农业日见重要,水利事业相应发展。相传禹抑洪水,疏导江河、平治水土、兴修沟洫,指定航运水道,成绩是全面的。因而被推为政治首领,由部落联盟进入国家组织,建立了夏朝。有关禹治水的传说,历时数千年,遍及全国各地,实际是远古劳动人民控制利用水的象征,传说中的成绩就是亿万人、千百年的功绩;他的艰苦卓绝精神正是指中华民族的精神,在历史上始终是推动水利工作的一个动力。

    夏、商、周三代的政治经济中心在黄河的中下游,南到淮河、汉水流域。黄河北与今海河水系混而为一,下游长期处于自然状态,洪水容易成灾。商代也有河患记载。这一地区旱灾也多,相传商代初年(约公元前16世纪)有7年之旱。西周后期(公元前九世纪中期)黄河中游一次大旱,人口大量死亡。霖雨涝灾,斥卤盐碱也有不少记载。

    周人擅长农业,相传当时农田区划有所谓井田制,把一块耕地划分为井字形的九区,区间是沟洫的末几级渠道和交通田埂。沟洫是一套灌排系统,包括引、灌、蓄、排的设备。春秋时期规划一片土地的开发就包括:蓄水和防水堤塘的修筑,排水区的划定,沼泽的利用和平坦肥美农田的分成井形等等。

    迅速成长期 春秋战国由奴隶社会进入封建社会,以封疆为界的千、百个小诸侯逐渐合并成地方千里,境界相接的大国,10万户以上的大城市陆续出现,商业交通日益发达。由于铁器的发现,生产力的提高,土地大量开垦,对防洪治河、运河的修建和灌溉规模提出较高的要求。春秋楚庄王时(公元前600年左右)有“孙叔敖决期思之水而灌雩娄之野”的灌溉工程(在今河南固始县附近)。稍后(一说同时)有芍陂(今安徽寿县安丰塘)等大型塘堰灌溉。战国初年,魏文侯(公元前446~397年)变法,改变土地制度,在邺(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邺镇)有西门豹引漳水修了12条渠道,当地因而富庶起来。由于政治、军事和交通的需要,一些著名运渠如邗沟、鸿沟、菏水等先后开通,天然河道的水运以至于海运都有相当规模。春秋时,黄河有第一次大改道的记载,战国时,黄河下游堤防已系统的筑成。

    春秋战国时有名的灌溉区有:吴、越的太湖流域;楚地,长江中游的沮漳河流域,汉水中游和唐白河流域以及北接韩、魏的颍、汝流域;周地的洛水沿岸;秦地的渭水及北洛水流域;赵及魏地的汾水、漳水流域;燕地的涞水、易水流域以及齐地的淄水、时水、沭水、沂水流域等。《周礼·职方氏》把全国分为九州,并认为其中有七州“宜种稻”,可见当时农田水利分布的广泛。

    当时对水土资源的分布,土壤的种类、肥瘠及适宜的作物,灌溉水质的优劣,地下水埋藏深度都有初步认识。技术上如灌溉渠系的设计,测量方法,施工组织和堤防修筑、维修、管理的办法以及水流理论等,都留下一些记载。

    水利文献 记载这一时期情况的著作有中国第一部通史性的水利文献《史记·河渠书》,其他如《尚书·禹贡》、《周礼·职方氏》、《管子·度地篇》等,地上遗迹和近代地下发掘出的资料也不少。

    以黄河流域为主的发展期 自秦灭周至东汉黄巾起义后5年(公元前255~公元189年),444年间是水利事业以黄河流域为主的发展期,重点是:黄河中上游、西北水利的开发,下游的治理以及黄河通向江淮的运渠修治。

    水利布局 秦灭周后相继兴修了都江堰、郑国渠两大灌溉工程。秦为了统一岭南,还修建了灵渠。秦汉大一统天下为大规模经营水利提供了有利条件。当时处在封建社会早期,农业蓬勃发展,稍大规模的水利设施往往由中央政权直接过问。当时政治中心在关中,所以黄河中上游和汉水、岷江流域水利开发最多。到西汉中期,在今陕、甘、宁、蜀以至新疆、青海等地,都有农田水利的经营。黄河下游,水利主要是治黄,以修堤堵口防洪为主并提出了各种治理意见。后代的办法,西汉人差不多都提到了。向政治中心运输食粮的漕运,历代都很重视,秦汉首都在关中,向东经渭水、黄河和鸿沟水系的水运交通都曾大力经营。

    农田水利的大发展 西汉武帝时(公元前140~87年)兴修水利最多,当时的水旱灾也不少。从元光六年(前129年)引渭水开漕运灌溉两用的漕渠起,10年间,接连修了引黄河和汾水的灌渠和引北洛河的龙首渠。这以后二、三十年,在关中泾、渭流域又修了六辅渠、灵轵渠、成国渠和白渠等。白渠和郑国渠相连,后来合称郑白渠。同时沿黄河从今山西北路至内蒙古河套,宁夏到甘肃的河西走廊普遍开展屯田,兴修水利,黄河水系的灌渠都是引多泥沙的水“且溉且粪”,既引水浸润,又落淤施肥,这形成了有特色的传统。当时关中有肥沃的土地,有水利的保证,再加上陇、蜀地区的农产品和畜牧业的发达作补充,所以司马迁说:“关中之地于天下三分之一,而人众不过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

    当时淮水流域在九江郡(今安徽境),济水流域在泰山西,汶水沿岸,淄水流域引巨定泽(今山东广饶县东)水都有大规模的灌区,各万余顷。潍水流域的灌区和在今河北省境的太白渠也始于西汉时。到昭帝、宣帝时(公元前86~前49年),西北的农田水利在今新疆中部和东部,开都河、孔雀河、车尔臣河流域,罗布泊附近和吐鲁番盆地都有开发;青海东部湟水流域也有屯田水利的兴修。不少人认为坎儿井这时已出现在新疆。再后(元帝时,公元前48~前33年)汉水中游,唐白河流域已有“三万顷”的灌溉面积,还制订了灌溉用水制度,“均水约束”。

    此外,南方塘堰灌溉在汝水、淮水之间比较发达,规模较大的有鸿隙陂。主莽时(公元一世纪初)益州郡(今云南中部及东部)曾修陂塘及引水开渠,垦田2,000多顷,是西南边疆水利的最早记载。总之,除地广人稀,雨量丰沛,“火耕水耨”的长江以南各地及记载缺略的东北地区外,西汉时各地区都有水利出现。

    向东南的发展 西汉一代黄河决溢较多。东汉一代自王景治河后,黄河洪水灾害较少。由于迁都洛阳,政治中心东移,以及西北的水利萎缩;首都的漕运已开始仰仗江淮流域,主要的运道是汴渠。东汉比西汉贫弱,政治和经济都不如西汉。水利是向东南和东北发展,特别是向江淮流域。东汉前半期(公元25~120年)在淮北修复了鸿隙陂,扩大整修了鲖阳渠(在今安徽临泉县西)和这一带的大量陂池;在淮南重修了芍陂和今扬州附近的湖塘;在泗水流域修复了蒲阳陂。到后半期,顺帝永和五年(140年)兴修了钱塘江流域的鉴湖灌区,是首见记载的江南大型陂塘工程,又是浙东、闽、粤沿海灌溉工程的一个典型。向东北发展的例证是东汉初年在狐奴(今北京市密云县南)引今潮白河的灌区。其余各地多半是维修旧渠,例如安帝元初二年(115年)曾下诏书督促普修今陕西、山西、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各渠道。又如汉水中游,蛮水上的白起渠和木里沟等规模虽不小,也是旧工程的整修。

    技术、法令、文献 秦汉时期,在勘测、规划、修堤、堵口等技术方面,以及对水情的认识,对含沙量的测定等都有很大发展;管理方面有“水令”等出现;水利机具方面,西汉时已有水碓,东汉时已有水排、翻车、渴鸟等。东汉著名科学家张衡还制造过水运浑天仪。秦汉的水利史籍除《史记·河渠书》外,还有《汉书·沟洫志》等。

    向江淮流域发展期

    自东汉末至隋初(190~581年)391年间是水利事业向江淮流域发展期。

    政治经济形势 这一时期,政治上除西晋短暂统一外,长期分裂,西方及北方少数后进民族大量内迁,两晋时有所谓“五胡十六国”等政权分立,黄河、海河流域战争频繁,经济衰落,水利残破;南北朝时,元魏统一北方,经济稍有恢复,后期又分裂成东西两个政权,战乱一直不息。江淮以南,三国时,孙吴割据江南,东晋南迁,中原人口大量南移,农业生产技术提高,耕地增多,水利也相应发展。尽管南北朝时,南方政权更迭频繁,也有不少战争,但经济情况已经赶上了黄河流域。南方雨水丰沛,洪、涝、盐,碱灾害较少,水道纵横,水利容易兴修,特别是小型灌溉工程,塘堰等。

    水灾及水运 这一时期黄河下游堤防失修,长期处于自然漫流状态,洪涝灾害不分,“大水”的记载,不下60次。南方汉水及长江已有局部堤防。由于军事需要,这一时期的水运交通是发达的,曹操(155~220年)北征,在黄、海、滦各水系间开了一系列运渠,又整修汴渠,这样就打通了北自滦河南到珠江的航道。当时南北交兵最常走的水道是由邗沟通泗水,接济水,入黄河;或由泗通汴渠,入黄河;或由长江通巢湖,接南淝水,东淝水,接古鸿沟水系入黄河。南方的长江干支流更是水运要道。江南天然溪河,孙吴、东晋以后大量修建堰埭,进行渠化,一般水运很发达。

    江淮水利的发展 江淮之间的农田水利继续发展,东汉末(200前后)修扬州陈公塘,又修今安徽境内的淮南陂塘。四、五十年后,曹魏在淮南沿淮400余里大兴屯田水利;在淮北汝、颍、睢、汴、泗等淮水支流上也都分引灌溉,特别是颍水两岸开渠300余里,是这一地区的一个水利高潮。水利屯田的目的是发展农业经济,做为伐吴的基础。西晋统一,由于雨涝较多,又没有军事的需要,把曹魏修建质量较差的多数工程都废弃了。以后,这一地带南北战争较多,只剩下芍陂等少量工程发挥作用。水利更向江南发展,特别是三吴地区,就是长江下游至钱塘江两岸,太湖流域,新建的大型塘堰灌区有练湖、赤山湖等。太湖区的排水问题和钱塘江两岸的海塘业已出现。这是江南维持独立政权,发展农业必须采取的措施。

    北方水利的兴衰 北方在战乱间歇,稍稳定时,水利也有所恢复,如曹操修复引漳十二渠,改为天井堰,东魏都邺时改建为天平渠(事在535~537年);曹丕时(220~226年为帝)改修的引沁灌溉的枋口堰(在今河南济源县);其他如泾、洛、渭和黄河河套、宁灵灌区等都有修浚的记载。新建的大型工程有曹魏后期引桑干河灌今北京市的戾陵堰(事在250年),北魏初期在今宁夏青铜峡引黄的艾山渠,号称灌田4万余顷等。在现在的东北地区也有水利记载。

    水利机具及城市水利 这一时期:水碓、水硙、水排等水利机具大量发展。重要城市如北方的洛阳、邺、平城(今大同市),南方的建康(今南京市)等都有相当完善的供排水工程。有关的水利文献,以6世纪初北魏郦道元编著的《水经注》是最突出的。

    北方水利兴衰起伏,江南水利持续发展期

    从隋初到北宋灭亡(581~1127年)547年间是北方水利兴衰起伏,江南水利继续发展期。

    北方水利情况 隋(581~618年)及唐前期(618~755年)政治、经济局面很象秦和西汉,黄河中上游及西边的水利建设也相似,如关中地区为首都所在,郑白渠仍灌田万顷;隋开广通渠,唐代沿用,相应于西汉漕渠;汉的成国渠唐增修为升原渠,其余引洛、引渭、引黄,都和汉代规模相仿佛,而记载较详;汾水、沁、丹等黄河支流灌溉反较汉代多些。唐后期尚有引汾灌田1.3万顷的记录(在汾水末段,事在八世纪末)。黄河上游河套、宁灵地区,河西走廊、新疆、青海等唐代水利也和汉代差不多。可是这些设施自唐后期到五代、北宋普遍衰落,郑白渠灌田下降至两三千顷;甘、新、宁、青等地多为少数民族所经营也不如前期。

    黄河下游,唐前期由于修复堤防不久,洪水灾害不多,后期有所增加,五代时,黄河决溢增至平均每三、四年一次,北宋时平均一、二年一次。宋人治河,议论多而实际见效的少。华北地区的农田水利,唐前期修复古渠如戾陵堰,扩大旧渠如天平渠等,新修灌区更多,往往结合海河水系的治理,大规模的如渠河塘、孤山陂号称灌田3000顷(在今三河县境)。唐后期到五代这些水利大半荒废了;到北宋,自今天津到保定一线400里间,蓄水为塘泊,“深不可涉,浅不可舟”,主要为了限制辽兵南下,附带的搞一些灌溉排水。熙宁时(1068~1077年)还在北方多泥沙河流上放淤肥田和利用山洪淤灌,短短十年间(1070~1080年)淤地5万顷以上,是历史上的唯一高潮。

    南方水利的持续发展 唐代农田水利工程据《新唐书·地理志》所记,灌田50万亩以上的灌区有6处,30~50万亩的有3处,10~30万亩的有7处,10万亩以下的不下几百处,还有排水等工程。前期多于后期,前期黄淮流域较多,后期以江南较多。但前者多半是旧工程的修复或扩建,后者多半是新修;前者在后期日趋衰落,到北宋也未大恢复;后者日益发展,历五代、北宋,有增无减。淮水北岸各支流,在豫南、皖北、苏北、鲁南自隋代起就有不少扩建或新建灌区;江淮之间,除旧陂塘续有发展外,唐后期有高邮的固本、富人等大型塘堰灌区。长江流域,岷江上的都江堰工程日趋完善,还有通济、蟇颐等堰的创修;汉水上、中、下游除新旧各大灌区外,还有下游的大规模排水工程;沅水下游和赣江下游都有大量水利工程出现,湘水上也有。长江下游南岸,今苏、皖边境和太湖流域的塘浦、圩田、水网化工程,自唐后期历五代到北宋已发展成熟,是这一时期江南农田水利的最大特点。

    钱塘江流域,浙西的塘堰灌溉和浙东及福建沿海的御咸蓄淡等渠塘工程也大量出现。沿海水利往往和防潮的海塘、海堤工程相配合。唐代北自苏北,南至福建沿海修建了不少段塘堤,其中以钱塘江两岸,尤其是北岸的海塘最著名,到北宋已发展有石塘。

    北宋农田水利,远至琼州(今海南岛)已有记录,开封附近有大规模排水工程。熙宁时大兴农田水利,自熙宁三年到九年全国共修水利田1万多处,灌田3600多万亩。

    水运工程的大发展 隋、唐都长安,以洛阳为东都,是政治中心所在,经济中心逐渐转向江淮,两者如何维持平衡,主要是依靠水运交通。隋代修广通渠,改古汴渠为通济渠(后亦称汴渠),重修邗沟、江南运河,向南再利用长江、珠江水系可直通岭南;向北,开永济渠直通涿郡(今北京),如果加上海运,则国内的辽东,国外的日本、朝鲜以及西南亚各地,都可通航。北宋都开封,除修复汴渠,永济渠(当时又叫御河)外,还开广济渠通山东,蔡河、惠民河通今河南南部,并曾两次试图再向南沟通汉水。唐代汴渠每年漕运400万石粮食自江淮至长安、洛阳;宋代自江淮每年漕运600万石至开封,可见运河对当时政权的重要。

    城市水利、法令、人物、文献这一时期,有许多城市有相当规模的供排水工程:如长安的龙首渠,开封的金水河等。当时水车(筒车和高转筒车)已普遍使用;水磨、水辗用作粮食和茶叶加工,有的是官营的规模很大,常和灌溉争水。唐《水部式》是现在能见到的最早水利法规,其次是北宋的《农田水利约束》。记载这一时期水利重要的史籍除《新唐书·地理志》外,还有《宋史·河渠志》;重要的水利人物,唐代有姜师度,北宋有单锷、郏亶、侯叔献等。

    北方水利衰落,以长江、珠江流域为主的发展期

    自金灭北宋至明嘉靖末(1127~1566年),440年间是北方农业衰落,水利长期失修,后期稍有恢复,以长江、珠江流域为主的发展期。

    以水运为主的北方水利黄河南流夺淮,泛滥中原,近于漫流状态近100年(金初、金末元初和元末明初);治理无方,只知驱水南下又300余年,洪水灾害遍及黄、淮、海平原,淮南、苏北也灾难深重。政治中心北移北京,食粮仍仰赖江南。元开京杭大运河,水运并不通畅,主要依靠海运,每年漕运粮二、三百万石;明代大修运河,才成为南北交通大动脉,每年漕运400万石至北京,所谓西北水利(指华北和西北)金代几乎没有,元代有一些。明代水利以保漕为主;治黄、治淮受治运决定,对洪灾并不十分重视;淮河以北,水源缺少,宁牺牲灌溉亦需保运;运堤南北横亘,宁不排东流沥涝,亦不能妨运。有南粮北运,北方水利并不急需。古工程如芍陂、郑白渠等元、明都有修浚,但日益缩小;宁夏及豫北丹沁灌区等曾有扩建。元代疆域广大,蒙古等地区也曾大修水利。

    南方圩垸的发展 江南农业,南宋赖以立国。当时大力发展沿江自太湖西至巢湖、鄱阳湖、洞庭湖等流域的农业生产,在苏、浙、闽等地水利建设之多,前所未有;广东和广西两省的水利建设,到元、明时亦有增无减。太湖在南宋早期有围田1500余所(1176年统计),发展逐渐饱和,有“围湖造田”和“废田还湖”的争论。可是到元代,围田还是继续增多,以后治理太湖就以疏浚、排涝为主了。明代修塘,浚浦不下千余次,清代不下2000多次,每年征丁多至几十万人,效益往往是短暂的。皖南和苏南边界,宋代所谓江东圩田区,南宋至少有1500多圩,圩岸总长不下万里,元、明时陆续增多。南宋淳熙元年(1174年)有修治江南东路(大致自南京以西南,包括皖南和赣东北地区)陂塘沟洫2245所,灌田44242顷的记录;宁宗时(公元十三世纪初)江州(今九江附近四、五个县)曾修陂塘数千所。南面的鄱阳湖区,北面沿江及巢湖区的圩田,增长的也很快。南宋后期沿荆江筑塘堰屯田,从秭归至汉口约19万顷(在13世纪后期),是这一带的早期开发;洞庭湖区北连江汉之间和汉北湖区到明中叶以前已大量修建圩垸。这类圩垸在珠江下游叫做基围,也从南宋开始修建。

    南方塘堰的发展 沿海浙闽各省的御咸蓄淡灌溉工程继续增多,如黄岩县的官河等,各省内地堰埭等小型水利,明清人认为南宋以来“不啻千万数”,江西则“陂塘无虑数万有奇”。其余如四川、两湖等丘陵地区也有类似开发。南宋时,江西梯田已有明确的记载,沿江淮及太湖,有所谓沙田苇场近千万亩。元代水利远及边境省份,著名的如云南松花坝,广西的雷州半岛水利等。

    人物·文献 这一时期有古代最著名的科学家郭守敬(1231~1316年),擅长水利:云南水利的兴修和赛典赤·瞻思丁分不开;重修运河的有宋礼、白英;治河的有贾鲁等。记载这一时期水利的史籍有:《元史·河渠志》、《明史·河渠志》;农田水利方面有:《四明它山水利备览》、《长安志图·泾渠图说》、《三吴水利录》等。元代王祯的《农书》(成书于1313年)中遍载有关田制、田间工程、提水机具、水力机具等水利内容可以看出当时水平。南宋以后各省、府、县都陆续有地方志,其中都有水利记载,特别是地方性的小型水利的详细记载。

    全国水利普遍开展到衰落和西方技术引进期

    自明隆庆元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1567~1948年),382年间是全国水利、农田水利和黄运治理普遍开展到衰落及西方水利技术引进期。

    水灾和水运 晚明七八十年间政治、经济衰落混乱,但迫于南粮北漕的需要,在保漕为主的方针下改借黄济运为避黄行运,黄运分家;治黄改南分北堵为大修两岸堤防,力求固定河道。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黄运完全分开,仅在清口(在今淮阴北)交叉。在这前后大力治理黄、淮、运河,黄河由平均一两年决溢一次,稳定到四、五年一次。这种小康局面维持了八九十年,又恢复原状,主要由于政治上,特别是治河部门的贪污腐败。

    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改道由大清河入海,在山东境内横流近20年,才形成了现在的河道。运河由于海运和铁路的兴起,也废弃了。鸦片战争(1840年)以后,帝国主义侵略日急,清政权日趋没落,农村经济衰落破产。民国(1911~1948年)时军阀混战,民穷财尽,水政自然难以改进,洪、涝、水、旱灾难深重,最后日寇入侵,当时政府挖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泛滥了近10年(1938~1948年)才恢复故道。这一时期淮河受黄河的干扰,中下游洪灾远超过前代;其次是海河、长江大修堤防,决溢记载也多起来。

    农田水利的兴废 农田水利在清代前期普遍有所发展,总的趋势是地方化、小型化。晚明和清后期都走的是下坡路,民国除个别地区外,收到实效的新水利建设很少。这一时期废弃或缩小了不少古灌区,如:芍陂、练湖、陈公塘、蛮河长渠、唐白河灌区、引漳灌区等等。都江堰灌区,南宋、元、明都曾大力维修,清前期一度缩小到70万亩,后来才恢复到二、三百万亩。这样建新弃旧相抵,到1948年,全国灌溉面积共有2.4亿亩。

    畿辅水利,自元末就有人建议兴修,明万历中(1588年)和清雍正四至八年(1726~1730年)都曾在海河水系上计划大修,也都以失败告终。关中古老的引泾灌区到清末只剩了几万亩,到民国十九年(1930年)才由李仪祉主持,用近代技术修泾惠渠,到1949年灌田60万亩,接着又兴建引渭、引洛等灌渠。这一地区小型水利清代倒有些,例如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统计修陕西南半部、西安等47州县渠堰共1100所。宁夏引黄灌区,民国时统计新旧较大渠道不下40条,有10大干渠,其中惠农、大清、昌润三条都是清前期修的,共灌田六七十万亩以上。清末民初统计全灌区灌田约160万亩。甘肃、青海的黄河干支流上也有些新修工程。新疆在清前期就有屯田水利,后期设新疆省前后,在伊犁及南疆各地区,大力兴修,百里以上的渠道不少。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有人统计全疆水渠共1578条,全长7200里,灌田1700万亩。内蒙古河套水利废弃已久,道光后(19世纪20年代以后)有所恢复,有所谓后套八大干渠,民国时,常年灌田约160万亩;包头至托克托一带渠道灌田约90万亩;1931年修民生渠,结果失败。东北地区清末时开始有所兴修。

    南方湖区的圩垸和基围,总的说有增无减,“还湖”和“围田”的矛盾日益突出,例如,洞庭湖区,明代圩垸不过一二百处,到1949年有990多处,加上泥沙淤积,湖面由清前期的6000平方公里缩小到1949年的4300平方公里,洪涝灾害随之增多,1935年长江大水,滨湖各县受灾人口300多万。其他湖区也有类似问题。海塘工程自明代到清前期屡次增修,石塘的质和量都有提高,其中以清代钱塘江北岸的鱼鳞大石塘最为雄伟。

    西方技术的引进 这一时期的特点是两次引进西方水利技术,明末清初是通过传教士引入的;近代西方科技水平远超过中国,它的引入对中国水利理论和实践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局面,例如根治黄河,综合治水,全面规划以及新技术的理论和实施等等。

    人物及文献 这一时期的水利人物,治河有潘季驯、靳辅、陈潢;农田水利有徐贞明、徐光启、陈仪、林则徐,民国有李仪祉等。徐光启著《农政全书》除中国水利外还介绍了西方水利技术。现存的晚明至民国的水利著作不下一两百种,以地区农田水利为主的著作,如吴邦庆:《畿辅河道水利丛书》、张国维:《吴中水利全书》,王凤生:《浙西水利备考》等;专记一个灌区的如都江堰、泾渠等都有专著;其余水利记载分散在各类史籍及几千种地方志中。

    水利史研究的趋势 历代随着水利事业的发展,就有水利史的撰述,记载着它们的过程,成败得失的注册送白菜网站大全教训及其与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系,找出水利发展的规律,使古为今用,用以指导未来。中国历代遗留的水利文献资料很丰富,也有不少总结一个朝代、一个地区、一门水利、一个工程的水利史,一直到近代还有一些著作。由于中国历史之长,疆域之广,水利门类之多,还由于现代水利科技的理论与实践发展之迅速,如何整理水利成就的史料,深入研究水利史,赶上现代的要求,把过去实践发展为现代的科技,已做的工作是远远不够的。进一步的研究还处于打基础阶段,还要继续整理资料、把文献和地上遗迹,地下发掘的资料用现代知识解释,用现代手段来验证,用现代方法来编集;写出最基本的系统著作,打好基础;从历史上提出可用于现代水利建设的注册送白菜网站大全和技术,促进现代水利的发展;从历史上找出水利发展的规律,特别是中国水利发展的规律;普及中国水利史知识等。这些都是现在必需着重做的工作。

【参考书目】:

    《史记·河渠书》

    《汉书·沟洫志》

    《宋史·河渠志》

    《明史·河渠志》

    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中国水利史稿》(上册),水利电力出版社,1979。